“正好顾老婆子住的那家医院,院长杨正泽是师父的记名弟子,算是我的师兄。我让他安排我进去看一看就行。”顾云念说道。

听王小萌说李春花这几天上学放学,还是在校门口盯着。

也不知道是顾勇的障眼法,还是真的。

顾云念在跟杨正泽打了电话后,就乔装打扮去了医院,以慕倾年的身份出现,换上白大褂,带着口罩,以实习生的身份跟在杨正泽身边,光明正大的去了顾老婆子的病房。

只是她一进去,就感到一道探究警惕的目光,是从顾老婆子隔壁病床传来的。

顾老婆子住的两人间,旁边的病床是一个四十多岁,面色蜡黄带着病气的中年妇女。

她能看出中年妇女除了有些贫血,实际上并没有病,很显然这病是装的,就为了盯着顾老婆子。

越是如此,越让顾云念肯定顾老婆子中风有很大的秘密。

杨正泽一本正经地抽查巡房检查后,推开一步,冲着顾云念抬抬下巴,“上去看看?”

“是,院长!”顾云念压低了声音,低低沉沉地略带沙哑。

除了一头短发,她带着口罩和平光的黑框眼镜,几乎遮挡完了大半张脸。只声音来听,能够听出是一个年龄不大的青年。

顾云念借着检查时,另一手避开隔床的视线给人诊了脉,略微挑了挑眉。

清新夏天海边的一抹风景

顾勇这是够狠,顾老婆子这中风得还真是不轻,就算经过医院的治疗,也只能让人推着轮椅走走,再说不了话了。

也不知是什么秘密,让他为了封口,连对最看重他的亲妈都这么狠。

顾老婆子最疼的是小儿子,可最看重的就是顾勇这个大儿子。

这个样子如果没人好好照顾,也活不了几天。可李春花那样子,不像是能好好照顾顾老婆子的人。

借着检查咽喉时,顾云念往顾老婆子嘴里扔了一颗药丸,然后用银针飞快地在几个位置扎了一下。

银针的作用,是疏散了顾老婆脑中的几处淤血,让她醒来身体能动,同时让她不能开口。

药丸的作用就是吊着顾老婆子的命,不要轻易死了。

顾老婆子不会写字,不能说话的她,相信顾勇不会伤心病狂到非要杀了亲妈不可。

这从顾老婆子在医院里受到的全力治疗就知道。

离开顾老婆子的病房,跟杨正泽回到他的办公室。

顾云念说道:“杨师兄,等刚才的病人醒来后,拜托告诉刚才的病人家属,这个病人脑中神经被淤血压迫得严重,能够醒来身体能动已是万幸,想说话是不可能了。做手术也不行,病人的年龄太大,根本坚持不下来。”

杨正泽点点头,好奇的问道:“刚才的针灸和药丸是做什么的。”

至于病人的情况,以他对顾云念的了解,既然这么说了,醒来后的情况绝对与她说的一致。

而以他对病人的情况分析,病人就算能够醒来,也要比顾云念说的严重得多,也只能躺在床上无法动弹。

标签: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