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西身边只剩下奚霜慕和梅长吟两个跟班,这俩兄弟,提前被落花武院录取,兴奋得坐不住,在武院里面到处逛游显摆。

因为有着林西的威名震慑,整个武院之中,没有谁敢于给这两个乡下来的土包子脸色看,不说学生,就是教师教授长老见了,也都给个面子。

这越发的让这两个家伙放不下了,整天在武院里吹牛打屁,喝酒泡妞,甚至敢于撩拨长得漂亮的女教授了。

“妹纸,跟哥混,得长生。知道我兄弟谁吗?抬头看下蛰龙榜最上面那个,他得管我叫哥,来认识一下,奚霜慕,叫我奚哥好啦哈哈哈……”

“云老师,我就觉得您吧,就是我等待的那个对的仙子,我梅长吟不咋地,但是我老大厉害啊,是吧?知道杀星是谁吗?对对,蛰龙榜最上面那个,我老大,您只要跟了我,吃香的喝辣的,随随便便晋个级啥的,都不是问题,诶呦打我,不给我老大面子,等着哈,老大,给兄弟我做主——”

仅仅两天时间,奚骚和梅骚二少,名震落花武院,臭名远扬。

林西则是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。

他覆灭了丘朱两家,心中的阴云更浓重,趺坐于室内,将自己的卧室打了一个真劲守护力符,叠加一个封印力符,和外界彻底隔绝。

对于布飞烟领着陆晓云前往落花镇,林西倒是没多少担心。

就算是丘凌霄回归,明月夜前往祸祸,打不过的话,还有灰蛟和扑天雕在呢。

仅仅是灰蛟,境界进步很快,战力更胜之前。

特别是吃了自己不少宝血,竟觉醒了那么一丝丝空间血脉神通,就更是不得了,应付初期巅峰武王,甚至四五层的中期武王,应该不是难事。

红色格子小嘴巴美女夏日清凉街拍图片

即便不行,还有小土狗在呢,关键时刻来一记“天狗吞日”,武王都要被直接吃掉。

唯一担忧的就是,吃掉一大武王,小土狗会不会撑爆。

倒是明月夜一旦伤愈回到落花城,丘凌霄一旦回归丘家,自己要面对的,将是一场杀劫,甚至是死劫。

自己现在的战力,仅凭肉身的话,可以硬磓二层武王,但是不保证能够战而杀之。

遭遇三层武王,神识固然相差无几,但是战力估计就有点跟不上。

除非自己所有撒手锏都暴露出来,否则败多胜少。

但是拼命起来的话,林西觉得,自己的胜算还是有一些的。

比如自己一直不曾泄露出来的青焰真劲,假如和武王对轰,哪怕自身实力不行,被对方压着打都没关系。

一旦真劲和对方真元对轰的话,冷不防将青焰释放出来,点燃对方真元,直接就将三层武王点了天灯,外焦里嫩,有死无活。

但是有一点,林西知道青鸾奶奶的青火,最多也就能对五级妖兽,三层武王有杀伤力,中期四级五级的武王,估计就够呛。

这也是青鸾的天赋青火足够厉害,否则她一只四级妖兽,如何战胜五级妖兽,三层武王?

林西足够幸运,遭遇青鸾,青火对自己的真劲没有用武之地,所以被自己斩杀,获得青火。这也是一种侥幸。

换做一头武王,胆敢以真元和青鸾战斗,立即一把青火点着,烧死。

青焰真劲,是他目前最强大的撒手锏,不遭遇丘凌霄,绝不出手。

但是即便如此,林西也不敢掉以轻心。

二十年前,丘凌霄已经以天纵之资,被飞花武院的大长老收为真传弟子,有别于一般的学员,迟早要成为飞花武院的高层。

二十年过去,以飞花武院的资源和功法,以丘凌霄的天才,还不能晋级武王的话,说给谁都不信。

关键是,丘凌霄目前究竟是几层武王。

三层以下,林西绝对不惧。

但是,三层以上,林西觉得,自己的手段还是不够强大。就算是加上八大力符,也只能保证自己不被中期武师宰掉,逃掉性命有余,战而杀之休想。

“撒手锏……还是不够强啊……”

这个时候,他将自己手中的资源再次查看一遍。

小聚元丹还有七颗,全部吃掉的话,也不保证自己绝对能够催生出第五蛟之力来。

小聚元丹已经是地阶下品丹药,整个落花城都找不出第八颗来。

然而现在对于林西来说,就已经有些鸡肋了。

自从服用了小聚元丹之后,林西试着服用过其他没有服用过的玄级丹药,让他失望的是,凡是玄级丹药,不管吃过没吃过的,对他已经不起作用。

那么只有地阶丹药才可以让他催生出更多蛟之力来。

这个现实,让他直接龇牙。

地阶丹药,或者是五级灵草,五级妖丹,才会对自己有效。

地阶丹药就算了,落花城之中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个品级的丹药。

五级灵草,五级妖丹,落花山脉之中肯定不少,但是现在自己根本不敢稍离落花城半步,要时刻等待着丘凌霄的回归,和明月夜的复仇。

想要绝杀明月夜和未知境界的丘凌霄,必须要加强自己的手段。

从天宝商行、丘朱两家得到的功法,最厉害的不过是玄级下品,林西又不需要修炼真气,故而也是鸡肋的很。

至于说这些功法之中的武技、战技、拳技之类的技能,林西只要有五级灵草,或者五级妖丹,分分钟可以催发火柴人出来,直接演练。

然而,五级灵草,五级妖丹,何其稀少。

有那么几颗,还被他补充真劲丹给用掉了。

此时,他最渴望得到的功法,其实是运用神识杀伐的技能。

但是,所获得的功法里,根本就不会有神识技能出现。

这让林西头疼。

想到凌若曦出身大宗门,可能拥有神识技能,林西也厚着脸皮去问过,最后得到的结果却是,凌若曦也根本不会什么神识技能。

凌若曦倒是知道神识技能的正确名称,那叫神术。

运用神识之术。

凌若曦宗门覆灭太过出乎意料,那个时候,她还只是一个刚入气沌境的小渣渣,离修炼神识还有十万八千里。

宗门覆灭,爹娘惨死,所以功法都落在沈青龙手里,凌若曦没有得到传承。

林西只好自己琢磨。

目前他所会的神术,就只有神识浪潮一种,还是那种并不成熟,照猫画虎,胡乱瞎用的水平。

施展之时,神识消耗浪费严重。

他此时,手里拿着一张青柘弓,一只青柘箭。

这是自己的血脉兄弟,林南的外公家黄家制作的顶级弓矢。

黄级极品,上面镌刻准四级符阵,可以威胁到半步武王,对一层武王,也有一定的杀伤力。

但是,想要应付明月夜,特别是丘凌霄,那是休想。

林西神识笼罩箭矢,同时开启夜瞳,仔细研究,看能不能将这张弓矢升级一下。

感受到青柘箭上镌刻的符阵之中,有着爆裂的元素,林西确定,这个符阵,乃是爆裂符。

准四级的爆裂符,对半步武王能够造成致命的伤害,但是一层武王,只要神念锁定,反应及时,还是能够躲得过的。

即便是真的躲不过,被射中了,爆裂符炸了,也不至于真的就能要了一层武王的命。

所以,目前这张弓矢对于林西来说,也是属于鸡肋的性质,必须加强,才能够伤害到三层甚至中期四层五层的武王。

林西的撒手锏之一,睛芒力箭,即便是此时可以叠加其威力,对武王的识海造成伤害,但是囿于真劲离体的范围不大,即便是此时四蛟之力了,也不过能够离体射出四五十丈的距离。

这样的距离,不要说中期武王,就是一层武王也不会和接近到这种程度对战。

百丈之外,神念锁定,真元技能直接要命,调动百丈之内天地之力镇杀,何用与接近?

更不要说,三层武王,神识万丈,四层武王,神识十万丈,都看不到人家,说不定就被干掉了。

这是凌若曦给他的武王境一般常识。

那么意味着,丘凌霄一旦在万丈以外攻击自己,林西目前,还真的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应付。

神识冲击什么的,他不怕,识海之中的半座牌楼门户,神来了也无惧。

他要做的就是,尽量在一个自己神识所及的距离之内,也能够做到远距离战斗。

否则,想要凭借肉身冲到四层武王身前肉搏,难度和消耗不是一般的大。

改造青柘箭,爆裂符这种鸡肋符阵,干脆吃一颗小聚元丹,让火柴人出来勾划刻印在真劲丹上,级别不够,以后可以慢慢补充提升。

青柘箭上,镌刻真劲力符,特别是四级攻击力符,封印一点青焰和一缕神识叠加上去,万丈之内,可伤及四层武王。

林西丢一颗小聚元丹入口,默念武衍之名,触发武道飞檐。

小聚元丹虽然难以再次凝聚出一滴青露来,但是催发火柴人出来还是可以维持一点时间的。

这点时间,足够火柴人将青柘箭上的爆裂符符纸勾勒镌刻在真劲丹壁上。

如此,林西的真劲丹内壁上,多了第九种力符。

爆裂力符!

青柘箭,已经变成一支普通的箭矢。

林西夜瞳开启,放大青柘箭身,催动攻击力符,神识引导,以真劲将这道力符镌刻在箭身上。

接着,林西以真劲裹挟一小缕青焰,以封印力符封印,叠加镌刻在箭身之上。

最外一层,他以封印力符,封印自己的一缕神识于其中,叠加镌刻在箭身上。

林西做完这一切,已经过去几个时辰。

神识疲倦,满身大汗,觉得像是大战了几个时辰一般。

但是他很兴奋,也很期待。

“青焰神箭,丘凌霄……这是我给准备的大餐……”

第一八〇章 倾世一吻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第一八〇章 倾世一吻

青焰神箭!

青柘箭身之上,镌刻一道四级攻击符,封印一缕青焰,封印一缕神识。

三道不同性质的东西叠加镌刻箭身,林西将之称为青焰神箭。

如此之后,林西将弓胎也镌刻了一道四级守护力符。

这是因为,现在的自己,肉身力量全部催发,已经相当于半步武师的力量,拉开弓胎的话,恐怕弓胎会爆裂折断。

强化了弓胎之后,林西开始将买来的三十支青柘箭,全部改造成青焰神箭。

这件事情,就让他忙活了整整一个星期。

工程结束之后,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疲惫和困倦。

肉身酸痛,神识消耗巨大,几近枯竭。

但是效果也是明显的。

原本这弓箭,至多能够射出两千丈远近。

但是叠加自己的神识,至少也能射出万丈之远。

七天七夜,林西忙活完之后,将剩下的小聚元丹全部吃掉,也没有使得凝聚出来的青露圆满滴落。

这也顾不得那些了,到头就睡。

这一觉,足足睡了三天。

……

在这十天之中,米勒福不见了闺女,几次上门来找,都被凌若曦给打发回去了。

说闺女跟着几只妖兽跑林西老家玩去了?

这话真说不出口,偌大院长,知道我闺女的去向,怎不拦着呢?

她是学生啊!

不见了学院得负责啊!

凌若曦只得说谎,说米菲正在闭关修炼某种特殊功法,不到入门,不会出来,时间不定,米家主回吧。

凌若曦有气,直接就找林西,要和他算算这个账。

谁知林西睡得呼噜山响,怎么叫门都不开。

凌若曦焦躁,隔一个半个时辰,神念就关注一下。

现在离覆灭丘家,已经过去将近半个月,丘凌霄随时可能降临。算算日子,也就这几天的事情。

危机将临,强敌虎视,小子竟能睡得着?

想到自己这些天曾经和飞花武院的故旧教授闺蜜联系,得知前些天丘凌霄就已经驾驭一艘小型飞行器离开,而且确定,这丘凌霄的境界,已经是恐怖的武王中期四层,让凌若曦坐卧不宁,觉得天都要塌了。

越是焦躁,越是坐不下来,担心林西直接被丘凌霄干掉,凌若曦在踌躇了半天之后,直接打上门前。

轰击林西的守护符阵和封印符阵,要把林西惊醒。

林西终于被符阵的轰鸣声惊醒,坐起来,发现自己的肉身力量虽然没有完全恢复,但是也差不许多。

奇迹一般的是,自己的神识耗得几近干涸之后,大睡一觉,居然圆满了,甚至有一丝丝的进步。

这让林西浑身充满力量,开启符阵,将凌若曦放了进来。

此时的凌若曦,哪里还有美女院长的形象?

头发散乱,衣衫不整,面容憔悴,甚至嘴唇上都起了燎泡。

急急忙忙进来,和林西对面趺坐。

一把将林西的双手攥住,嗓子都嘶哑了。

“林西听我说,现在立刻马上,离开落花武院,离开落花城,找一个偏僻的地方抓紧时间修炼,不到武王中期实力,不要回来。现在就走,要不来不及了……”

林西自然握住凌若曦冰凉的小手,心中感觉微疼。

美女院长这些天的日子是怎么过的,看看她都担心成了什么样子?

林西轻轻抚摸凌若曦的手,心中没有一丝杂念,只有被关怀的感动。

“慢慢说,为什么忽然要我离开?是不是丘凌霄已经回归了?”

凌若曦沙哑着嗓子道:

“还没有,但是随时会回归丘家。而且……”

“前些天我通过飞花武院以前的闺蜜得知,丘凌霄已经出发,他现在是中期四层武王,根本不是能抗衡得了的。”

“听我说林西,无畏不是愚蠢。明知战不过对方,还要死撑,那绝对不是一个聪明人的选择。必须现在就离开……”

凌若曦水眸之中,写满担忧和焦虑。

林西拍拍凌若曦的手,示意她不要焦躁。

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我的实力是不如四层武王,甚至不如一个二层武王。但是……”

“我有大杀器啊……”

嗯?

凌若曦忽然想到,林西手中,还有两颗青雷爆。

“是说从朱达手里和丘家得到的那两颗青雷爆吗?”

“听我说林西,四层武王的神识,已经达到十万丈。十万丈是什么概念?人家在五六百里之外就能以神识攻击,却连人家的影子都看不到,说这仗怎么打?”

“就算是五六百里的神识,不具有多大攻击力,但是即便是一百里,也发现不了人家啊是吧?”

“更何况,四层武王的真元,至少有一半已经罡化,称为罡元。一旦罡元化兵,或者是罡元凝甲,那青雷爆根本不足以对人家造成伤害。所以赶紧走……”

说着,凌若曦在自己脖子上的一条玉坠上抹了一把,手中出现一个玉盒。

“这个拿着,不到武王巅峰,不要炼化吸收。这是我给的一场造化,将来屹立在青沌域的巅峰,去替我报仇,杀了沈青龙,覆灭青云宗……”

林西浑身一震,手却没有伸出去。

他眼神微眯,盯着凌若曦绝世的面容,心中惊涛骇浪。

能够让自己屹立在青沌域巅峰的宝物,除了那颗使得沈青龙背叛宗门,抛弃爱人,杀戮自己师傅师母的木元种子,还会是什么?

这青源宗覆灭的根由,是凌若曦自己将来复仇的根本。

这样的东西,一旦暴露,就会引来无穷杀劫。

但是一旦拥有,就会让自己拥有很大的可能,突破武王境,晋级神沌境,成为青沌域最强大的一群存在。

神沌境武皇!

整个天花国,包括王室宗亲在内,还没有一个武修突破到神沌境的。

武皇,已经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存在。

“为什么……”

林西震撼之余,声音像是从水底浮上的气泡。

凌若曦憔悴的面容,一下子呆住。

是啊!

这是为什么?

这一颗木元种子,那是浸泡在血淋淋的血海深仇之中发育成长的。

这颗木元种子之中,镌刻着一段少女的记忆,寄予着一个宗门复仇的希望,更是为父母报仇雪恨的强大依仗。

只要自己修到武王巅峰,汲取木元种子能量,就会突飞猛进,顺利晋级到神沌境武皇。

没有这颗种子,她的复仇毫无希望。

六十多年来,忍辱负重,从未想过将这颗种子示人。

终于突破武王境了,终于看到复仇的希望了。

却要将这颗种子,轻易的送给一个刚刚认识不久,年不过十五岁的青葱少年?

为什么?

凌若曦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。

为什么?

当说出,那个人,我必杀之的时候,我枯死的心在不争气地跳动?

为什么?

当将自己的宝血,一次次地注入我的体内,我觉得我这一生,将会与同生共死?

为什么?

当我敞开我的记忆,让看到我神魂之中最不堪回首的记忆之时,是那么自然那么无所顾忌?

为什么?

少年的出现,让我一次次地心神失守,一次次地沉沦,让我死,让我生?

手足冰冷的凌若曦,此时彻底失控,泪流成河。

林西微眯的眼睛之中,看出凌若曦眼中各种复杂的心思和感情。

感受到那种义无反顾的付出,感受到那种复活而炽热的情感。

少年的识海,混沌一片。

少年的心脏,怦然失律。

抬起手,撩起她纷乱的鬓发。

抬起手,抹去她不尽的泪水。

伸出手,抚过她颤抖的红唇。

的记忆,我曾看过。

的守护,我会记着。

的仇恨,我会报复。

的爱意,我已感受。

这一刻,少年的眼神痴迷,忘乎所以,混沌之中,不自觉地,将自己的头颅,不断地接近她的红唇,

炽热的呼吸,慌乱的心鼓。

当我吻上的唇,这一生,不离不弃。

当我环住的腰,有三生,相约相随。

倾世一吻,林西的初,凌羲的复活。

这一刻,整个世界,只剩下激吻的双唇,奔流的眼泪和永恒的爱……

……

就在此时,在落花城外的一片山脉上空。

一架小型的飞行器降落。

一个身躯挺拔的中年人出现。

将飞行器收进储物戒指,神识外放,笼罩前方百里之外的落花城。

眉头紧皱,煞气瞬间喷薄。

“我丘家,竟无一人出入宅院?我丘家,竟被一个乡下土鳖,逼到了这个份上?”

丘凌霄,二十年前,落花武院蛰龙榜第一天才。

被飞花郡飞花武院大长老看重,收为真传弟子的绝世天才,此时回归。

当初的气沌境中期巅峰武师,已经是元沌境四层武王。

这样的境界,即便是在飞花武院,也仅次于飞花武院的院长五层武王境界,和自己的师尊,大长老齐平。

半个月之前,他就收到丘处机的告急,言说一个落花镇来的,叫做林西的小子,将要覆灭丘家。

丘凌霄二话不说,直接请假探亲,驾驭飞行器,全速赶回。

落花城和飞花郡城之间,没有传送阵。

飞花郡城仅有的一座传送阵,还是飞花郡到天花国都的单向传送阵。

飞行器日夜赶路,于今日回归落花城。

他要绝杀那个林西,灭他九族,胆敢和丘家作对,天上地下,没有人能够救得了!

轰!

神识肆无忌惮地覆盖落花武院,直接镇压在林西的小院之上。

林西此时,将唇从凌若曦的唇上移开。

仰望院外虚空,感受到澎湃如海的杀意。

“来了吗?”

标签: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