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武营地。

“忠勇侯,这是朕带来了一个好东西,来你这里试试威力。”

楚元离开皇宫,直接来到神武营地,召见陆千夫。

“哦?陛下带来了什么好东西?”忠勇侯好奇道。

“正是此物。”

楚元一挥手,一门冰冷散发杀机的神武大炮轰然而现,

“这是神机大炮?”陆千夫端详道:“但不对,和禁军配备的神机大炮又有所不同,炮口足足长了数倍,如同狰狞巨兽,臣感受到了一股冰冷杀机。”

“看看它的威力。”

楚元调整炮口,当一块拳头大的晶石填充了进去。

这种晶石内的能源是从法晶矿脉内开采出来的,也叫做法晶。

顿时在楚元的操作之中,神机大炮对准远处一座大约几十丈大小的小山。

“轰!”

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

炮口积蓄磅礴的能源,随着楚元按动机关,一道水缸粗的精光刹那间洞射出去,那股爆炸的声音连大地都狠狠震动了下,产生了拇指粗的裂缝。

而远处的那座小山,居然是完崩溃了,大石滚落。

“好可怕的威力!”陆千夫震惊道:“据臣初步估测,这比禁军的神机大炮威力还要大上十倍!”

“不错,这才是真正的神机大炮,是朕以图纸铸造的上古大炮,威力虽大,但消耗的法晶也要大上十倍。”

楚元拍下机关,里面的那块法晶已经化为粉末:“忠勇侯,觉得如何?”

“恐怖如斯!这绝对是战场之中的利器,拉出去一战,大潜的雄关绝对承受不了!”

陆千夫没有去问楚元是怎么得到的,而是问道:“不知陛下有几门这种神机大炮?”

“现在只有一门。”楚元可惜道:“朕虽然有能力量产神机大炮,但可惜的是需要的材料太过庞大,以我大武此时的国力也难以大批量铸造。”

“陛下需要什么材料?”陆千夫内心一动。

楚元把材料说完之后,陆千夫的嘴巴也是张开,“精钢还好说,工部之人力开工,还是可以锤炼出不少的,但居然还要掺杂陨星精金,这种东西大武也没有多少,要知道,兵器之内若掺杂陨星精金就是神兵利器,也对,若没有陨星精金,大炮本体承受不了这种威力。”

他皱着眉头,突然道:“陛下,我知道哪里可以买到陨星精金,无限商会中就有!”

“无限商会?”楚元沉思道:“我倒是听说过这个商会,生意遍及各国,国库大概只有百斤陨星精金,只能打造百门神机大炮,朕的最低限度是千门,这样,我会让魏公公去接触无限商会,从他们那里购买材料。”

“除了此事,朕今日还带来一物。”

楚元大袖一挥,一座百丈之高的石塔出现在了营地之内。

“这是什么?”陆千夫好奇道。

“万钧塔,是上古皇朝用来磨砺士兵元神和肉身所用。”楚元道。

“又是上古皇朝之物!”

陆千夫神色一凛,他猜测楚元或许是得到了上古皇朝的宝库,所以才能拿出这么多古怪的东西。

“让将士们前来历练。”

楚元召集军。

“哈哈哈哈,陛下这就是万钧塔吗?让我李当先第一个来试试!”

神武军都统李当先大马当先,一步跨出,他直接冲进了万钧塔之内。

万钧塔之内,光线幽暗,犹如冥古之地,里面内藏独立空间,比起外面来看大了很多,每一层的空间都能容纳数万名的士兵磨砺。

他直接来到了第二层。

一股恐怖的压力如同狂涛骇浪一般席卷而来,身上仿佛背负了一座大山。

不光是肉身的冲击,还有对于灵魂的折磨。

“这么凶狠!”

仅仅是过了十几个呼吸,李当先就被万钧塔轰了出来,他的身上到处都是裂开的伤口,心有余悸道:“好可怕,那一刹那我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要崩溃了,好像有无数只拳头对着我的脑袋轰来,却又没有办法躲开。”

“哦?才仅仅是第二层,就让你举步维艰。”陆千夫跃跃欲试:“让我来试试。”

陆千夫没有李当先那般莽撞,他先进去第一层,适应了第一层的力量后,才进去了第二层。

第二层的压力固然强大,不过陆千夫还是在数分钟迈步走进了第三层。

大概过去十分钟,陆千夫不是被轰出的,而是他自己走出来的。

他深呼吸,缓缓道:“的确可怕,第三层就算是我,也只能坚持十分钟,在继续下去,也会被轰出来,依我估测,只有神通十重才能稳稳在第三层内,至于第四层,除非实力达到半步窥神。”

他也是震惊无比,楚元弄来一个这么恐怖的东西。

不过压力虽大,但这十多分钟,陆千夫也感受到了好处,他的灵魂和肉身变得更加紧密,就像百炼钢,把杂质给锤了出来。

要知道,这种能够磨砺大规模军团的宝物,每个战士哪怕只能提升一点,对于军团的增幅也是巨大的。

“看来,这万钧塔对神武军团的作用很大。”

楚元满意道:“忠勇侯,朕将这万钧塔留在这里,第一层本来是元神境才能迈入,不过小心一点,慢慢适应,还是可以的,朕不怕你们受伤,朕这里有大量的疗伤药。”

“我听说,上古皇朝,最普通的士兵都是元神境,现在看来,的确如此,第二层神通境才能迈足,到了第三层,只有极强的神通境才能留下,至于第五层,恐怕只有窥神境的大能才能进去了。”

陆千夫对存在于记载之中的上古皇朝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怖。

他将万钧塔留在这里后,李当先迅速组织普通士兵进去,楚元就没有管了,而是和陆千夫走到了旁边。

“陛下,有句话臣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”

陆千夫凝重道:“这次陛下杀了魏深,魏武王就有了借口,必然会趁着大乱时候举着为子报仇的旗号,对于魏武王这个人,臣也有些了解,有野心但又很阴沉,很多年前就是神通十重,又听说已经突破半步窥神,这是一国之主的实力,当年先皇就是忌惮强行动手会让大武动荡,才留下了他,没想到,先皇创业过半而中道崩殂,留下隐患。”

“魏武王这种必然会动乱的诸侯,就要想办法收拾他,这些朕都知道,朕给他借口,让他出兵。”

楚元冷笑连连:“忠勇侯也不必担忧,如今你的任务是训练士兵,招募更多神武卫,朕很快就会开启南征大潜一事,与其等着他人进攻,不如主动出手,把战局牢牢掌控在自己的手里。”

“既然陛下有所准备,那臣就放心了。”陆千夫点点头。

“战争是一定会来临的,但关键的战争是由谁来开启,这一切只能朕来做这决定。”

楚元交待完后,也回到了皇宫。

不过当他回到神阳宫后,却发现多了一人,正是晨曦公主楚小娘,似乎是在等待他。

标签: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