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,凌晨12点。

小泉红子骑着扫帚穿过阵法,慢慢下降,疑惑看了看周围。

实验室亮着灯,门倒在屋里。

停在门口的车,驾驶座一侧的车门也落在一旁。

副驾驶座上靠着个漂亮女人,金色长发,五官深邃,脸颊沾血,脖子上有血痕,生死不明……

整个场面像极了凶杀现场,很暴力,很血腥。

小泉红子收起扫帚,咽了咽唾沫,放轻脚步走向安静诡谲的实验门口,悄悄探头。

亮着灯的实验室里,池非迟脸上还顶着易容,静静坐在椅子上,脚边有着两块看不清原貌的金属制品废铁、一堆水杯和注射器的碎片。

非赤缠着池非迟的脖子,察觉小泉红子过来,支起头,和池非迟一起看向门口。

小泉红子一探头,就感觉两道像毒蛇一样平静阴森的视线笼罩了自己,迟疑了一下,辨认出池非迟的易容,走进门又转头看门口,“谁惹你生气了?”

“没有,”池非迟抬起右手,让小泉红子能看到尖锐锋利的指甲,解释道,“我身体又出现变化了,指甲很锋利,比一般刀子锋利得多,力量大幅增长,增长刚停下没多久,我也才适应,担心碰坏机器,具体增长了多少还没有检测,不过目前估计不仅能拧断人脖子,都能徒手掀人头盖骨了……”

小泉红子很想说‘能不能别用这种比喻,很暴力,很恐怖’,不过看到池非迟的平静脸,还是没敢把话说出口,“那门就是因为……”

优雅娇娘海上起舞

“车门是因为车门把被拉断了,出不去,我直接砸了,”池非迟道,“实验室的门,是因为钥匙断在锁里,进不来,我也直接砸了。”

暴力下车?暴力进门?很可以!

小泉红子忍住心里的无语,“那……那个女人?”

“我身体发生变化的时候,她正好在旁边……”池非迟道。

“所以你就杀人灭口了?”小泉红子一脸惊恐地看池非迟。

“是误伤,”池非迟声明一句,又提醒道,“魔女小姐,不要露出这么惊讶的表情,不符你的身份……”

小泉红子立刻做好表情管理,恢复淡定脸。

“会显得你很没见识。”池非迟把话说完。

小泉红子:“!”

(`皿′)!!

她……她……

呃,算了,邪恶的自然之子往‘暴力份子’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她这小身板耐不住锤。

她……不生气!

“那你找我过来,是……”

“帮忙处理一下她。”池非迟起身往门外走。

“还是要杀人灭口吗?”小泉红子问道。

池非迟脚步顿了一下,转头看了看小泉红子,出了门,“红子,你最近的想法有点恐怖。”

小泉红子:“!”

谁恐怖?好好说,谁恐怖?

她……她……不生气!

“脖子上、身上的伤没有多深,不过当时事发突然,我也被吓到了,毒液往她体内注入了一点,她又没及时吃解药,昏迷了,”池非迟解释着,走到车前,“血在来的路上已经止住,在你来之前5分钟,我适应了力量之后,也重新调了注射式解药帮她解毒,目前没有生命危险,大概明天早上会醒过来,我想麻烦你找个地方安置她。”

“找个地方?”小泉红子跟过去,嗅着空气中的血腥味,还是觉得有点吓人……也吓魔女。

“找个酒店,隐藏身份开个房间,避开其他人把她送去房间,不然她这一身会引起人注意的,可惜车门被我毁了,也没办法开车送她,我也还不知道指甲怎么处理,要是随便搬动,不小心割深了要害,人可能就死了,”池非迟看向小泉红子,“只能拜托你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,”小泉红子看芙兰特的目光多了一丝同情,“我送她去,顺便帮她处理一下身上的伤。”

……

一个小时后。

小泉红子送完芙兰特,重新回到实验室外,控制扫帚飞低了一些,落地后,收起扫帚进门,发现池非迟已经在自己利用机器检查了,“情况怎么样?”

“这个变化应该来自于熊,”池非迟从机器前转身,到休息处的桌上,倒了两杯茶,“具体变化原因不明,现在晚了,天亮我再去确认。”

小泉红子到椅子前坐下,感觉背后没门、风吹过来凉飕飕的,果断把椅子挪了个位置,“力量增长和利爪吗,如果跟你亲近的动物里有熊的话,确实有可能是熊,不过看样子,比熊可怕多了。”

“主人的毒牙也比我的毒牙可怕啊……”非赤趴在桌上嘀咕。

池非迟转述了非赤的话,又补充道,“每次变化都这样,会比动物原本的能力强。”

比较玄学。

“那也正常,”小泉红子点了点头,又拿出一张房卡递给池非迟,“我已经把人送去酒店了,随便用了一个大阪人的身份开了个房间,时间到后天,我把她从窗户送了进去,没有惊动别人,她身上的伤我已经帮忙包扎过了,顺便给她留了一套衣服,留了一张房卡给她,另一张我带过来了,有空你可以去看看她……”

“辛苦你了。”池非迟接过房卡看了看,酒店名、房间号都在上面。

“没事,”小泉红子神色古怪了一瞬,“她的伤很奇怪……”

割伤不说,牙齿擦伤居然在脖子上,总感觉之前自然之子是在做什么羞羞的事。

“奇怪?”池非迟收起房卡后,看向小泉红子。

“没什么,”小泉红子有点不自在,不过还是忍不住问道,“你以后还找女朋友吗?”

池非迟感觉心口有被扎了一刀,有些头疼,“女孩子太脆弱了。”

现在情况稳定了还好,万一之后找个女朋友,哪怕就是单纯地搭下肩膀,又出现什么变化,一个不小心,就会把人弄死了。

求以后魔法路线发展,不要走这种身体变异了,没女孩子命那么硬的……

“男的也一样。”小泉红子忍不住反驳。

就女孩子脆弱吗?

不管男女老少,遇到这种非人类都得脆弱好不好?

池非迟看向小泉红子。

要是以后找不到女朋友……

小泉红子脸色微微一变,连连摇头,“不行,我可是赤魔法正统继承人,我有我的使命在身,不能死!”

池非迟难免郁闷,收回视线,端起茶杯喝茶,“不愿意就算了,看把你吓的。”

小泉红子心里松了口气,看到池非迟的指甲恢复正常,有些好奇,“指甲没了?”

“可以控制。”池非迟说着,让指甲重新长出来。

“呲啦……”

杯子外侧被划出五道痕迹。

“我用X光看过,指甲末端和指骨连接,末端出现了新的血管、韧带,没有软骨,所以我试着控制了一下,”池非迟将指甲收回去,继续道,“比较奇特的是,指甲恢复正常之后,手指跟正常人也没什么区别,变化过程我拍下来了,先是指甲末端变长、跟指骨融合,同时末端的血管、韧带快速生长,一秒左右就能完成变化并稳定。”

科学研究玄学还是有用的。

虽然解释不清这种变化,但至少能看清骨头、韧带、血管的变化过程,让他能快一点掌握这种变化。

他用了十多分钟才让指甲收放自如、灵活控制,但要是看不到变化过程,估计至少得一个多小时,要是一直摸索不到关键,要花上一两天时间去练习都有可能。

还有一个好消息。

之前的毒牙变化,磕到毒牙、心情激动都有可能控制不好,导致毒液渗出。

而指甲的变化,需要他去控制指甲末端、去贴合到骨头,促进融合和变化,这样就不容易失控,也不用担心误伤。

也可以说,毒液算是半个被动技能,遇到某种特殊情况就可能会触发,而指甲则完是主动技能。

“有没有检测过你的指甲是什么材质?”小泉红子好奇问道,“跟正常人的指甲也没什么不一样,没有变成别的颜色,但太锋利了,有没有金属成份?”

“金属有光泽,具有富有延展性,容易导电、导热等特质,不过指甲完没有类似的特性,当然,也可能是其中蕴藏的金属成份少,所以一些特性没能检测出来,”池非迟道,“目前我也没办法确定材质,原本想磨点粉末下来看看,不过没能成功,磨头都磨平了都没能磨下来。”

小泉红子:“……”

居然还打算磨点粉末检测?

这种研究精神……她服。

“我还检测过耐腐蚀性,抗腐蚀性很高,指甲触碰到腐蚀性试剂,一点痕迹都没有,另外,高温我也试过,同样没有留下什么痕迹,”池非迟道,“如果我死之前把指甲转变成利爪状态,等我化成灰之后,指甲大概也能一直保存下去。”

小泉红子:“……”

死了……

化成灰……

又是一个古怪的比喻。

“当然,也可能在我死的一瞬间,指甲就恢复原样了。”池非迟补充。

“那就没法研究下去了。”小泉红子总结一句,又问道,“那力量的增长呢?”

她和池非迟没个固定的研究课题,有的事也研究不清楚,只是尽量收集信息,希望能总结出一点规矩,需要研究不下去的就先丢一边去。

“之前在研究指甲,我只拍了个片,手臂肌肉和骨骼看起来没什么异常,”池非迟顿了顿,“也不算没有异常,左右手臂的肌肉、骨骼变得完一致了。”

小泉红子思索了一下,“也就是说,左右手的力量也变得一样了?”

标签: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