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历无数招待,离开了好客的熊家旅洞,两位玄蛇氏的巫师辅佐再度踏上归部的旅途,好在他们已经按照原定计划,顺利的抵达了玄蛇氏的附庸部落,这一带的部落,都已经被强行供奉玄蛇图腾,当然,玄蛇并没有废除他们各自部落的图腾,因为玄蛇需要的是人口而不是死尸。

等到回到部落的时候,已经又是三天过去,这三天,因为有了一路上附庸部落的招待,所以两人过的还算不错,至于附庸部落之中在闹什么矛盾,这不是他们两个人关心的事情。

只是等到他们两个人,在那天走了之后,部族里,吵嚷的声音也变得大了,这个部落之中,所讨论的,是一个“招揽”,以及部族未来的去向。

这里地处西南偏僻之地,玄蛇就是这里的大王和主宰,他们不知道东北方向的南方,对于另外一边的岭南也知之甚少,大部分人终其一生也没有离开这里,农耕不足的年岁,便以野果和渔猎为生。

但是这一次,这个部落的老族长和老巫师,招待了西南玄蛇氏的两个“路人”,从而遭到了部族内年轻人的反对。

于是这就促使矛盾爆发。

在玄蛇氏的两个“高人”离开三天,正好是他们抵达自家玄蛇氏的时候,这个小部落,也爆发了一次冲突,以五个年轻人为首的一部分激进派,离开了部落,言语中是要北上!

当然,他们去投靠的,当然不可能是南方的敷浅原。

他们要去的地方,是八百里洞庭!

他们要去投靠三苗!

“一直困在这个地方,毫无发展,我们已经厌倦了供奉玄蛇!那只邪恶的巨蛇,居然要求每年给它进贡一对童男童女,虽然每年只需要一个部落出就可以,但这也是我们无法接受的!”

“自二百年前,颛顼帝绝地天通,打断了神人桥梁,折断了诸神血祀,这世间哪里还有这种凶神敢于放肆!自四五十年前,大羿射日之后,世间又有什么凶兽敢这样造次!”

如琬似花美少女清纯白净闺房养眼写真图片

年轻人的态度十分激进,而老巫师非常愤怒:

“在这里,给玄蛇作为附属,至少能保证部族中的子民,大部分都可以安稳度日,玄蛇之所以强大而无人管束,那是因为它曾经被天帝下了枷锁,除了巫山上的黄鸟之外,没有神灵可以制约它!”

“所以,它不敢违抗黄鸟的意思,玄蛇也不会大肆屠戮人族,我们这片土地本就贫瘠,谷物不足以养活诸多民众,是玄蛇放养许多野兽生长,族人们才能打猎为生,不断壮大部族….”

“你们这些小家伙,也曾收过它的恩惠啊!你们哪一个,又不是靠着自己那未曾谋面,已经死去的兄弟姐妹的性命,而活下来的呢!”

年轻人毫不畏惧,直视老巫师:“正是因为这样,我们决不能再一直这样过下去了!”

“玄蛇不过是把我们当做牲口在圈养,我们不如它,可以,忍气吞声,毕竟我们也会畜养牛豚,但是牛豚有一口草料吃,便心满意足,但我们,不愿意这样!”

“现在正是玄蛇蜕皮的时候,现在不走,就走不了了!”

老巫师愤怒不已:“那你要去投靠三苗,就是正确的事了吗!三苗是什么人啊,即使我们这里消息不通,也能知道二十多年前的丹渊之事,三苗欺压部族,占据土地,最后引来中原大举攻伐,他们自以为打的过,扬言屠戮中原,结果被打到八百里洞庭!”

“三苗之中,有曾经四部氏的余孽啊!他们以前是供奉修蛇的家伙!”

“玄蛇再恶,至少会治理一方,使此世风调雨顺,不兴地水之害,你去投靠三苗,你可知道修蛇当年是多么可怕,可恨吗!”

年轻人道:“修蛇已经死了!它的尸骸坠落,在洞庭的西方形成巴陵!它的皮被大羿剥下去,连子嗣都被消灭!”

“现在还说这些,修蛇死了,四部氏早都亡了!”

“三苗如今依旧在洞庭湖中,我听说他们遭遇了一场战败,现在正是急需人手的时候!”

“我们这时候过去,就像是快要渴死的人突然见到了水一样!”

年轻人说着,说着,他的语气也变得绝望起来,神情也变得可怕起来!

“三苗也是凶人!洞庭更是穷凶极恶之地!但我们有什么办法!要脱离玄蛇,我们就必须要变得强大,我们不想再这样过下去了!”

“听说,东边的尽头,是无尽的沧海,沧海的水比起江河要大上无数倍,我们就像是闯入大江而下的小小鱼虾,明知道那是水流湍急的地方,但也宁愿死在沧海,不活在这片泥塘!”

部族分裂出去,一部分人选择了更凶恶,但是远离玄蛇的生活,他们走投无路,在这绝望的群山之中,希望打拼出一条生路来,而不是每日供奉着玄蛇的图腾,看着自家的图腾卑微的沉沦于下!

玄蛇和东夷不一样,东夷的太阳图腾是一种泛图腾,是能增加东夷九部的凝聚力的,因为他们看着太阳,就如同看着希望,而在西南之地,看到玄蛇图腾,除了血腥,就是圈养的绝望!

任何生灵都可以试着改变自己的未来,只是有些人不愿意改变,而有些生灵,愿意在绝望之中,开辟前路,哪怕路的尽头,是更大的绝望!

因为,总不会比现在更坏了!

这个部族的人口本就不是很多,两千三百多人,还是发展了许多年的结果,然而这一次,年轻人离开了部族,一下子就丢失了五百多个青壮年。

老巫师一瞬间仿佛将要死去了,他的头发花白而杂乱,老年斑烙印在面庞上,持着一根树枝,无力的靠在木屋的门槛上。

“黔首氏,以后会怎么样啊……”

“阿僚,你怎么就不听族人的话呢….”

而类似的事情,不断在各个小部落当中上演,年轻的人们早已经彼此联系,在走访山水,耕地渔猎的时候,下定了决心。

祖地,已经不再能束缚他们了,这样的祖地,他们决心要改变!

而不出去看看真正的天地,是永远只能困锁在这里的,三苗又怎么样,哪怕是穷凶极恶之徒,但好歹,那曾经是占据丹渊,广至葛天庐与震泽,纳八百里洞庭,西达荆山之土的强大联盟啊!

那曾经是和中原交手过的强大联盟啊!

部落的人口大量的出走,各自的图腾没有给予回应,同样,在这段时间,各个部落的图腾,都陷入了一种沉默当中。

图腾也无法决定新一辈的去留了。

而黑水玄蛇,此时还在进行修养,它蜕皮之后,所需要恢复的时间很漫长,当然,只要玄蛇一如既往的不做大动作,巫山西巅的黄鸟,就不会盯着它。

甚至玄蛇都在思考,那只老母鸡,还活着没有…..

等到两个巫师辅佐回来的时候,玄蛇氏的大巫师已经在等待他们了,那庄重的羽蛇袍下,潜藏着睿智的眼睛。

“来吧,告诉我与神灵,那耀眼而恶心的太阳,从何处升起?”

标签:

推荐文章